您当前的位置:新时尚女性网 > 时尚资讯 > 新闻>正文

关于死亡的5个真相:尸体有“怪异甜味”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4-16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刘青云
我们无法躲过死神的镰刀,这是每个人都必须面对且必将经历的一个生命过程。

  对死亡的深刻思考会影响到我们的对待生活的态度,这也正是各个研究领域的科学家对死亡始终保持研究兴趣的原因之一。

  以下是关于死亡的5个真相,涉及了包括生物化学、医学、遗传学、社会学和心理学在内的各个研究领域,可以帮助我们从各个角度了解死亡这件事。

  1、尸体的“怪异甜味”

  尸体散发出的味道很难描述,大多数人认为,开始腐烂分解的尸体闻起来是一股难以忍受的恶臭味。

  其实人体腐烂分解的过程很复杂,涉及400多种挥发性化合物,这些化合物中的大部分是人类和其他动物所共有的。

  但一项研究发现,有5种酯类化合物(有机化合物与水发生反应产生的醇类和酸性物质)是人类所特有的,有趣的是,水果腐烂也会分解出这些化合物,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尸检人员或殡葬从业者常常会用“怪异的甜味”来形容尸体的味道。

  2、人死后指甲和头发不会变长

  你可能听说过一种恐怖的说法:人们死后指甲和头发还会不断张长,让人不禁想起了电影中干尸出土后蓬头散发、张牙舞爪的样子。

  这种观点源于人们对尸体头发和指甲的实际观察结果,但眼见不一定为实,事实是肉体在缓慢的腐烂过程中会因为脱水而缩小,这使指甲和头发"看起来"还在不断张长。

  在人死后的一段时间里,皮肤下的毛囊和指甲基质还“活着”,但这些器官都需要激素调节来刺激头发和指甲生长,而人在死后不久便会停止分泌构成头发和指甲的蛋白质和油脂。

  3、端粒长度可预测寿命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人们认为细胞会无休止地进行分裂。1961年,科学家发现事实并非如此,细胞的分裂次数是有规律的,到一定阶段就会出现衰老和死亡现象,一般细胞在分裂50-70次后便会停止复制。

  人体细胞的死亡和端粒(染色体末端的重复DNA序列)息息相关:细胞每分裂一次,端粒都会缩短,当端粒变得过短时,分裂停止,细胞就会死亡。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已经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端粒长度可以用来预测寿命。

  如果端粒长度确实能够控制衰老速度,那么人类就有可能通过控制端粒的长度来延长寿命,不过以目前人类对端粒的了解,还无法做到这一点,但相关领域的科学家仍在不断探索中。

  4、人们对死亡的恐惧随着年龄增长而下降

  研究发现,随着年龄的增长,人们越来越不会担心和恐惧死亡。

  一项调查研究发现,与青年人(18-25岁)相比,60多岁的人和中年人(35-50岁)对死亡的焦虑较少。人们对死亡的恐惧在20多岁达到顶峰,之后会随着年龄增长不断下降。

  对于男性来说,下降趋势在60多岁时趋于稳定,而女性在40多岁到50多岁之间对死亡的恐惧感略有上升(这种趋势仅在美国样本人群中出现,巴西、菲律宾、俄罗斯和韩国的调查报告中没有出现类似趋势)。

  5、对死亡的思考使人们产生偏见

  思考死亡会触发人们的不同情绪,引发各种关于死亡的联想和想象。

  研究结果表明,与思考其他焦虑情绪源相比,思考死亡会让人们对种族主义者更加宽容,更痛恨妓女,甚至会让自由主义者也举起反对同性恋权利的旗帜。

  思考死亡会让人们想要生更多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中留下更多自己存在过的痕迹,换句话说,思考死亡使人们对永生的渴望更加强烈。甚至有一些证据表明,面对死亡时,非宗教人士也更愿意相信上帝和来世。

  另类刺激体验:人死亡时会经历什么过程?

  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快要死去是什么感觉。但是,那些从心脏病发的死亡线上挣扎回来的人,每十个就有一个自称有过所谓的经历。他们或经历过扑面而来的回忆,或体会到了鲜活的声音、光色和情感。

  密歇根大学的吉莫波季金(JimoBorjigin)和同事们发表的一篇有趣的新研究,或许能帮助我们了解死亡前大脑的状态。研究人员诱导大鼠发作心脏病,继而用脑电图描记器(EEG)监测这些老鼠的脑电波。

  他们观察到了一个重要的现象:动物在死亡之前,有一个特定频率的脑电波比它们清醒的时候活跃一倍,这个频率叫作伽马带。

  伽马波是我们的老熟人,多年以来,伽马振动一直被视为人脑意识活动的标志。当我们进行回忆、或有意识地觉察到一个刺激时,伽马波就会在大脑的前后两端间会来回传动。那么,将死之际的大鼠是否也与人类有相似的意识体验。

  一个简单的回答是,不知道。相关性并不能代替因果性,尽管我们很想在这些神经活动与“意识”之间划上关系,但我们的面前有两个障碍。

  第一个问题是,我们不知道大鼠的意识方式是否同人类一样,不能确定这些活跃的伽马波的含义。其次,即便大鼠当时具有意识,我们仍不能只依据大脑的某种活动,就判定它反映了意识状态。

  如果我们这样做,就等于进行了预先假设,认为伽马带活动只与意识有关(事实并非如此),从而陷入“反向推理”的逻辑错误。波季金和同事非常小心地避免了这类错误,他们的文章并未提到大鼠经历了“濒死体验”。

  终结之前的大脑为何会上演一出最后的仪式?是为了破解高度异常的内部讯号,还是应激的适应机制?这依然是个谜。

  研究人员非常谨慎地排除了疼痛的诱因:他们用二氧化碳诱导大鼠死亡,这是一个无痛过程,然而相应的神经活动还是出现了。要回答以上问题,我们或许还要在人类身上进行类似的试验才行。纪录濒死病人的脑电波就是其中一个办法。如果你快要死去了,愿意接受这样的测试吗?还有一种方法是刺激清醒之人的大脑,在他们产生活跃的伽马波后测试他们的意识。

  “用实验方法增强人类的伽马波,检测相应的神经刺激是否能诱发‘濒死体验’,或许是我们超越相关性、得到因果性的一个途径。”加的夫大学(CardiffUniversity)的神经科学家戴夫麦克龚尼格(DaveMcGonigle)这样说。

  以后的年轻人或许有更加超前的想法。有朝一日,就算我们漂流在死亡的边际,是否也能像那些常常游曳于世界尽头的海洋探险家一样,可以够被拉回原本的真实世界?

  未来的某一天,神经科学也许能解开这个存在于永恒安眠之前的终极谜题。

  死亡是一个不属于活人的领域,正是因为其神秘性,所以更加激发了人类探索的欲望。死亡时究竟会看到什么,死亡之后人类又会回到何处。我们在探索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